吉林大学  
第752期: 第04版:第4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
又逢端午

   期次:第752期   


又逢端午盛奥每个时节都有着属于自己特殊的味道,好比初春的鲜嫩春笋,金秋的十里桂香,深冬的一缕寒梅,而那独属于夏天的味道也是别致并让人印象深刻的。

今年的端午相比往常来得稍迟。夏至方过,端午始至,白日的极长更为这个节日笼罩上一层炎热。拿着妈妈买来端午用的艾草香包,放在鼻前轻嗅,一阵阵艾草香就这样毫不吝啬地钻进了回忆里。

小时候,总是不太喜欢夏天,不喜欢它带来的炎热沉闷,不喜欢夏天里的蚊蝇乱飞,不喜欢夏天里的蝉鸣聒噪;但是,对于仲夏里的端午,却有着一种莫名的偏爱。端午里的各种气味也能免受时间的洗礼,轻易地便勾起种种美好的想念。

记忆中,家乡端午前后的气温早已达到了30多度,一股接一股的热浪扑面而来,伴随着热浪的还有形形色色的节日习俗。“端午至,五毒出”,家家户户在门外放上一束红绳捆扎好的艾草和菖蒲,驱蚊预疾,以求平安。外婆早早就采来了一大捆箬叶,择选后洗净晾好,端午早晨便开始准备,八宝馅的、咸蛋黄馅的、红枣馅的……满满地摆了一桌。粽子和干柴发生碰撞,清冽的井水在长时间的闷煮中泛着浅浅的黄色,香味也得到更加充分的释放。最原始的烹饪工艺,创造出最不需多加点缀的美味,那份质朴的、自然的芳香化成一缕缕炊烟飘荡在村庄的每一个角落。

伴着粽香的还有夏日独有的阵阵荷香。在东边不到百步的河渠上有一片不算大的池子,端午时节正值荷花盛开。大多数香气浓郁的花在这种闷热的时节里都显得怡人不足,甜腻有余。而它却不同,那满池荷花的芬芳裹挟着荷叶的清幽,想到朱自清笔下那“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”缕缕清香,在这燥热的天气里却也是沁人心脾,恰到好处。

在记忆深处最难忘的还是外婆亲手缝制的艾草香包,一个小的随身携带,一个略大的放在床边。入夜之后,暑气渐褪,吃过了饱饱的粽子后,慵懒地躺在竹制的摇椅上,天边的星星尽收眼底,一阵阵清凉的晚风吹过,带着艾草的那股别致的清香,穿过记忆的长河,也不曾褪色。

回忆继续流转至高考的那个夏天,说来也巧,高考的第一天伴随着端午就开始了,又有多少人为了第一天的语文反复苦背《离骚》。那个让人辗转难眠的晚上,伴着床边艾草香包中散发出的若有若无的香气,也为回忆增添了些许别致,而我也正是伴着它结束了属于我的“校服时光”。

我认为与视觉、听觉、味觉、触觉相比,嗅觉似乎与记忆有着一种更为紧密的关联。生命中那些曾经遇到的人,经历过的事,去过的地方,以及和他们紧紧相连的深处的情感,或许很久以后一切都逐渐淡忘,一缕熟悉而独特的气味却仍然能够在瞬间又唤起许许多多的回忆。

岁岁年年花相似,年年岁岁人不同。再名贵的东西也再换不到回忆中的香包,再多的不舍也回不到曾经的年少。记忆里端午的每一缕香味都是独属于这个季节、这个节日的美好,每每不经意的触及,都是一阵泉涌般的重念。而深藏在你心中的气味又联系着怎样的时节,又能够拼凑出什么样的回忆呢?(作者系管理学院2019级本科生)

版权所有:吉林大学 Copyright 2006~2019 All rights reserved.

京ICP备12019430号-6

服务提供:中国高校校报联展 技术支持:华文网报